•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回忆开国上将傅钟的军旅人生

  • 时间:   2020-08-12      
  • 作者:   思水源 余滨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2922

IMG_9588.JPG

       编者按:今天,在原政治部宾馆召开了纪念傅钟上将的纪念活动,笔者,特此根据组委会提供的资料,现将傅钟上将的一生做了一次小结,特此向网友们分享。

       谢谢大家浏览、收藏!

d958ad0f2bc949509cb912c1d1e569f3.jpg


一、连任两届旅欧总支部书记

傅钟,1900年出生于四川省叙永县。“五四”运动中,傅钟积极参加了反帝、反封建的学生运动。为了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1920年,傅钟与周恩来、郭隆真等一起,漂流过海,先后到法国、苏联等国家勤工俭学。旅欧生涯的10年使傅钟的人生发生了重大的改变,由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成长为立场坚定、经验丰富、能够独当一面的中国共产党员旅欧总支部书记。

傅钟1920年12月中旬到达法国后,在克鲁梭钢铁厂做工。该厂是法国最大的炼铁、铸造及制造火车头的工厂,有职工3万多人,华工约占三分之一。赵世炎、李立三、聂荣臻、邓小平也都先后在这家工厂做过工。

艰苦的条件磨练了他们的意志。1921年9月,傅钟和赵世炎、周恩来、蔡和森等一起领导和发动了要求将里昂大学向贫苦的勤工俭学学生开放的请愿运动。

不幸的是,运动失败了。傅钟只好转到法国中部的布里佛城中学学习。不甘向命运低头的学生们,逐渐明白只有团结起来,共同斗争才能取得革命的胜利。1921年冬,张申府、赵世炎在法国组建旅法共产主义小组(二人在国内就参加了共产主义小组),其成员有周恩来、刘清扬等。经赵世炎介绍,傅钟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与筹建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1922年,该组织发展成为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

在法国的勤工俭学期间,傅钟的领导才能逐渐显露出来。他在布里佛中学吸收中国同志组织了一个党的支部,并通过支部组织领导勤工俭学学生,成立了“书报流动阅览社”,举办“读书会”,宣传革命思想,团结非党群众,同企图瓦解革命力量的“国家主义派”作斗争。不久,傅钟到蒙达尔尼城橡胶工厂做工,继续开展多种活动,发展党的组织。

在此期间,傅钟一直担任党的领导工作,并经常前往巴黎出席党的会议、汇报工作,与赵世炎、陈延年、周恩来等保持联系。经过这些实践锻炼,傅钟积累了丰富的革命经验。1925年后,傅钟担任了第五、第六届中国共产党旅欧总支部书记。

在法国期间,傅钟加入了法国职工会,成为其正式会员,经常与法国共产党中央有关部门保持联络,有时还列席法共中央讨论有关殖民地民族问题与东方问题的会议。

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发生后,傅钟领导中共旅欧总支部组织旅法勤工俭学学生和华工集会,在中国驻法使馆门前举行示威,声援国内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斗争。此后,法国警方对中国留学生加紧迫害,不断逮捕和驱逐中国留学生。

时任中共旅欧区委秘书、中共旅欧总支部书记和共青团旅欧区执委会秘书的傅钟,并没有因为白色恐怖而停止工作。他及时与中共旅俄支部书记陈乔年联系,根据党的指示有组织、有计划地先后分3批从法国撤出70名留学生,经柏林、莫斯科归国,并组织营救仍被关在狱中的留学生。法国警方以莫须有的罪名,加紧了对傅钟等人的限制和迫害。1926年1月上旬,傅钟和邓小平、任卓宣等离开巴黎,转赴莫斯科,结束了长达5年的旅法勤工俭学生活。

到苏联后,傅钟和邓小平等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他和蒋经国、左权、张闻天、周小舟、屈武等成了同班同学。傅钟还担任学生总支部局副书记。

莫斯科中山大学,学制4年,第一学期主要是学习俄语。具体课程是:中国革命运动史、通史;社会形态发展史;哲学(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以《资本论》为主);经济地理;列宁主义。还有一门重要课程就是军事训练。

学习基本单位是小组。当时,约有学生300余人,设11个小组,每组30至40人不等。学校11个学生小组中,有一个被称为“理论家小组”的第7组,比较引人注目。这个小组云集了当时在校的国共两党的一些重要学员,中共方面有傅钟、邓小平、李卓然等,国民党方面则有谷正纲、谷正鼎、邓文仪,还有汪精卫的侄儿和秘书、于右任的女婿屈武等。

虽然处在国共合作时期,但共产党和国民党人士的信仰、观点和阶级立场毕竟不同,因此在一些问题上常常发生争论,甚至经常出现一定程度的斗争。

学习期间,傅钟针对学生中争论的重大问题,曾约请斯大林到校作关于中国革命问题的解答报告。他还曾应邀列席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大会,参加共产国际执委扩大会议工作。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莫斯科中山大学随之停办。奉党的指示,傅钟转到列宁格勒托尔马乔夫军事政治学院学习。他编在师职军官队,但一切行动都按红军士兵一样要求。傅钟考虑到国内武装斗争的需要,从不缺课,一丝不苟,始终严格要求自己。

经过两年多时间的军校正规训练,傅钟以优异成绩于1929年底毕业。1930年春天,傅钟在莫斯科大街上和周思来相遇。周恩来得知他即将回国很高兴,颇有感慨地说:“你是海外十年呀!国内正需要你们回去参加斗争。”

的确,十年之间,傅钟旅法五年,留苏五年,这十年里,磨练了傅钟的毅力,使傅钟学到的新思想、新文化,更坚定了他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理念。

二、长征中傅钟送给邓小平三件宝:马、大衣、牛肉干

傅钟的一生,可谓南征北战。他长期从事政治工作,却在革命早期经受了战火硝烟的洗礼,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川陕苏区反围攻、强渡嘉陵江等重要战役和长征。

傅钟回到上海后,在中央军委负责干部工作和兵运工作。他不顾国民党的白色恐怖,为苏区、红军输送了许多重要干部,为争取外国海员和瓦解围民党驻沪军警做了大量工作。1931年夏,傅钟根据中共中央决定到鄂豫皖苏区工作,先后任鄂豫皖苏区军委政治部秘书长、红军第十二师政治委员、红四方面军随营学校校长兼政治委员、彭(湃)杨(殷)军政干部学校政治部主任、红军第十师政治部主任等职。

傅钟始终奋斗在革命的第一线,在鄂豫皖苏区反“围剿”作战中,他操步枪和战士一起冲锋陷阵。在战斗间隙,他亲自给干部战士授课,为部队培养了一批骨干和基层干部。1932年冬,傅钟随红四方面军入川,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参加创建川陕苏区的工作。他兼任川陕根据地临时省委书记,和张琴秋共同负责筹备党代表大会,成立正式省委,后被选为川陕省委委员,调任红四方面军(西北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在粉碎敌人对川陕苏区“三路围班”、“六路围攻”的反“围剿”和仪南、营渠、宣达等进攻战役中,傅钟率政治部干部深入前线部队,走遍各战地医院,为鼓舞土气,保证作战胜利和扩大苏区、发展红军,做了大量思想工作与组织工作,深得指战员爱戴,对部队养成狠、硬、快、猛、活的战斗作风,起了带动和促进作用。1935年春,红四方面军为接应中央红军北上,进行了广(元)昭(化)战役、陕南战役和强渡嘉陵江战役。傅钟在战前通过政治机关和各级政工干部深入进行政治动员,并亲临前线检查、指导工作。

1935年5月初,傅钟随红四方面军参加了长征。11月,红四方面军攻克芦山县城,成立了中共四川省委和省苏维埃,傅钟受命任四川省委书记,统一领导先后建立的天全、芦山、宝兴、太平,荥经、雅安等6个县委。1936年2月下旬,红四方面军转移,翻越党岭大雪山,到达道孚、炉霍后,傅钟虽身染重病,先后随红三十一军和红五军团治疗、休养。7月,红二、红六军团同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会师后,红二、红六军团根据中革军委命令,组成红二方面军。随后,红二、红四方面军决定共同北上,同中共中央会合。红二、红四方面军会师后,经中共中央同意,成立中共中央西北局,傅钟任组织部长。部队走出草地占领甘南10余县后,傅钟兼任中共甘肃工委书记。

在挺进川西北的征程中,傅钟积极开展政治工作,并参与领导后勤保障和发动群众的地方工作。他组织部队为迎接中央红军筹集了大批粮、款、骡马和其他军需物资。

中央红军渡过大渡河后,傅钟与王维舟代表红四方面军总部随李先念率领的红三十军南下迎接。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懋功(今小金)会师后,傅钟筹集了几十匹马、一些衣物以及红四方面军一个营的全部粮食送给中央纵队。他腾出自己住的房子给毛泽东住,把自己的一匹能驮善走的骡子送给了周恩来。看到老战友邓小平的马死了,傅钟便大力相助,解决困难。为这件事,邓小平曾不止一次地说:“过了雪山后,傅钟送了我三件宝,一匹马,一件狐皮大衣,一包牛肉干。这三样东西可真是顶了大事呀!”

1935年8月,中央红军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傅钟还亲自率领红四方面军第294团补充给红一方面军第四团,为这个给全军开路的先行团增添了有生力量。

  三、在七大上的发言赢得毛泽东的高度赞扬

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张国焘拥兵自重,对中央制定的北上抗日方针阳奉阴违,造成中央率一、三军团单独北上。张国焘同党中央分道扬镳后,10月5日公然在四川省理番县卓木碉另立党的“中央”。傅钟对此保持了清醒的头脑,拒绝在张国焘自立的“中央”担任职务。张国焘恼羞成怒,剥夺了傅钟在四方面军的职务。11月,傅钟受命担任中共川康边区省委书记,领导开辟天全、芦山、宝兴等新苏区。

1936年7月红二、六军团与四方面军会师后,成立中共中央西北局,傅钟任组织部长,在干部中积极进行维护党的团结统一的思想政治工作,协助朱德、任弼时、刘伯承、徐向前等为挫败张国焘的分裂阴谋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终于促成了红一、二、四三大主力红军的胜利会师。

三大主力会师后,在周恩来直接过问下,傅钟代表中央西北局,正式宣布被张国焘错误关押的廖承志、罗世文、朱光等人,恢复党的组织生活,分配工作。红军总部到陕北保安后,毛泽东亲笔写信给红军大学校长林彪,任命傅钟为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并特嘱:什么话都可以和傅主任说。

1937年3月,傅钟在延安列席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会上,他用大量事实揭发和批判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严重错误,并且联系历史,清算张国焘在鄂豫皖、川陕、通(江)南(江)巴(中)工作期间一贯推行错误的干部政策,肃反政策,搞个人专制、实行军阀主义、取消党的工作和政治工作等方面的严重错误。6月,抗大教职员和学员在揭发批判张国焘的军阀主义、逃跑主义和反党反中央的严重错误时,傅钟也在会上作了重要发言。

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傅钟出席了此次会议,并在会上作了《增强党的团结、反对山头主义》的长篇发言。在发言中,他回顾了红四方面军光荣的历史,指出了张国焘犯下分裂党、分裂红军的严重罪恶,涂污了红四方面军的光荣历史。他还着重讲了加强团结、反对山头主义的倾向和情绪。他指出,“要解决山头主义问题,必须正确处理山头与党、个人与党的关系。任何时候,都不能把依靠山头看得很重,而把依靠党看轻了,不能一事当前先考虑有无山头的依靠,而忘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只有正确解决了个人与党的关系,依靠党依靠人民,才能力量无穷,稳如泰山,万事好办。”傅钟的发言受到了毛泽东和与会同志的称赞。大会发言完毕,毛泽东带头鼓掌,全场一片热烈掌声。第二天,在七大主席团和各代表团主任会议上,毛泽东说:“昨天傅钟同志在这里讲了一篇很好的话,我全篇都赞成。”此后,傅钟的发言被毛泽东接二连三地引用。 

四、我军杰出的政治工作领导者

1989年傅钟逝世后,解放军总政治部在《人民日报》发表《我军杰出的政治工作领导者——悼念傅钟同志》的文章,对其作出高度评价。

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傅钟不断摸索军队政治工作的规律,他撰写和主持制定了许多关于政治工作的文章和规章制度。1934年,红四方面军通过了由傅钟起草的《红四方面军政治与党务工作决议案》、《团政治处暂行工作细则》和《军师政治部暂行工作细则》等文件,这对于提高部队政治素质、加强政治机关建设,起了重要作用。由傅钟执笔制定的“智勇坚定,排难创新,团结奋斗,不胜不休”的16字《军训》词谱曲后在部队广为传唱,起到了鼓舞斗志、壮军威和发扬优良传统作风的作用。

抗日战争中,傅钟随八路军总部开赴抗日前线。他一面随部队行军作战,投入紧张的工作,一面将所见所闻用生动流畅的文字,撰写了《第八路军是怎样战斗着的》前线通讯,真实地描写八路军行军作战的情况。1938年1月,傅钟接任八路军政治部副主任,后任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和朱德、彭德怀以及中共中央北方局领导下,长期转战在太行山区。

傅钟善于联系群众,平易近人。他经常深入部队调查研究,检查指导工作,定期或不定期召开各种会议,部署、检查工作,总结交流政治工作经验。他还和八路军领导联合发布一些重要文电,在报刊上发表个人署名文章,用以指导工作。1940年傅钟提出了《政治整军方案》,参与制定并发布与朱德、彭德怀、左权共同署名的《政治整军训令》。按照训令要求,各部队普遍巩固和加强了党的领导,部队得到很大发展,指战员的军政素质明显提高,整个政治工作为保证这个时期对日作战与反顽斗争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

解放战争中,中央副主席刘少奇兼任总政治部主任,傅钟任副主任。傅钟主持拟订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党委员会条例(草案)》。贺龙、罗瑞卿和罗荣桓等高度评价了这个条例草案。指出:“对于部队加强党的建设,统一领导思想,解决大兵团连续作战中的重大问题,起了指导和保证作用。”傅钟主持总政日常工作期间,还参加了晋察冀军区的高级干部会议、全国土地会议,完成了中央工委、中央军委交办的许多任务。

傅钟之所以被称为杰出的政治工作者,还体现在丰富的对敌军工作经验。1948年初,他积极参与了中央工委研究运用“不战而屈,攻心为上”的策略,使其充分运用到瓦解敌军的工作当中。他汇集、归纳了解放战争进入反攻后蒋军内部急剧变化的复杂情况和我军必须针对不同情况采取不同政策的材料,协助刘少奇、朱德在全军政军工作会议上,作了透彻分析形势、具体提出对敌政策的报告与讲话,解决了各部队开展政治攻势的指导思想与工作部署问题。同时对部队必须加强组织纪律性和政策教育问题,提出了明确要求。

毛泽东、周恩来等到达西柏坡同中央工委和后委会合后,党中央书记处指定傅钟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参加总部作战局汇报会。三大战役期间,他协同军委秘书长杨尚昆,完成了党中央交给的许多重要任务,并列席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汇报了军队政治工作和加强部队思想教育问题。

傅钟随党中央、中央军委在1949年春天离开西柏坡进驻北平。他一面加强总政机关的扩充与建设,一面领导部队进行向全国进军的政治工作,引导全军发扬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切实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约法八章、入城守则,以及向国内外宣传人民解放军辉煌战绩等。同时为统一全军随军家属工作的领导体制和组织制度制订了方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傅钟作为部队代表之一,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并完成了中央交办的筹备开国大典的许多工作。

新中国成立初期,傅钟任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兼宣传部长,致力于全军的理论教育、宣传工作、开展青年文化、体育、开办院校等工作。可以说,傅钟对于团结大批知识分子和专业人才,取得了具有开拓意义和奠定基础的显著成绩。

1954年春,傅钟应南京军事学院院长刘伯承邀请,受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委托,到该院系统讲授军队政治工作基本问题。他在讲授中,对人民解放军从井冈山时期开始的政治工作优良传统和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抗美援朝战争的政治工作经验,进行了全面总结,系统地阐述了毛泽东关于人民军队、人民战争的学说和政治工作的基本问题,受到刘伯承和听课人员的高度赞扬。

这次讲课的讲稿后来定名《政治工作基本问题》,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正式出版发行,此书对继承和发扬人民军队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具有重要指导作用。

1960年代初,傅钟撰写的《毛泽东军事辩证法的伟大胜利》一文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他写的《毛泽东军事科学永远是中国人民之瑰宝》《坚持并发展毛泽东同志的建党学说》等重要文章,对于着重从思想上建设党,维护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创造性地进行党的三大作风建设等问题,作了深刻论述。

傅钟从中顾委常委岗位上退下来后,曾上书党中央,保证“退下来后仍要不断学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思想上政治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终身做一个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宣传员”。他在病重期间,仍然奋力撰写了《党中央的召唤》《西北局的光荣使命》《敌后抗战的开端队》《初上抗日战场》等军史回忆文章,对革命战争年代的政治工作经验文稿,进行了整理……

五、晚年关怀祖国统一大业

傅钟晚年还始终念念不忘祖国的统一大业。他在台湾的老同学,有莫斯科中山大学时期的,也有旅法勤工俭学时期的,大都已八九十岁,最年轻的、和他同学也最久的,就是蒋经国。他们先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后在列宁格勒托马乔夫军事政治学院,同窗5年。面对和平统一祖国的新形势,傅钟非常怀念在台湾的老同学,也希望他们为此做出贡献。1983年中秋节,傅钟寄调《长相思——致台湾故旧》,以表述对老同学、老相识的思念和期望,其词曰:

喜中秋,庆中秋,中秋月夜思亲愁。团圆寤寐求。

念同俦,盼同俦,莫将归心付东流。大业在前头。

这首词在《人民日报》发表后引起海内外强烈共鸣,著名作曲家傅庚辰谱了曲,歌唱家郁钧剑在第二届“海峡之声”音乐会上演唱,获得了北京35周年国庆文艺奖,后来还成了广播电台常常播放的节目。每当他的老同学徐君虎(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省民革主委)来看望他提及此事,他总是幽默地说:“不晓得台湾的老同学、老朋友们听不听得到哟!”

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徐君虎是国民党旅莫特别党部宣传部长,蒋经国信赖他,后来两人私交也颇深。徐君虎每来北京,总要看望傅钟,有时还邀上蒋经国的表亲、全国政协委员,原国民党政府立法委员毛翼虎(毛觉人),一同与傅钟叙谈。1988年1月3日晚上,他们三人的谈兴最浓,因为年前不久台湾当局宣布了在台同胞可到大陆探亲。他们都为有此顺乎民意的进步而高兴。

傅钟说:“现在形势很好,台湾的能来探亲,挡不住了。”

徐君虎说:“门一开,只会越开越大,关不了的。”

他们像是看到十分可喜的前途,谈着台湾还有哪几位中山大学的同学,谁是大学教授,谁在总统府任职;同在一个理论班的同学,谁去世了,谁还健在……一谈到蒋经国的病情,傅钟不加思索地说:“可以来大陆治疗。有很多治疗方法,中医的,西医的,中西医结合的,效果都很好。”但是没过多久,蒋经国在台湾去世了,也给傅钟留下了深深遗憾。

一年半后,1989年7月28日,博钟同志与世长辞。一直和他一起战斗、工作的诗人、书法家魏传统将军,以动人的诗句,记述了傅钟光荣征战的一生和雄健情怀:

“年少出川,旅欧去国远。由苏返沪,译苏军条令,献与红军三尺剑。不畏险阻,奉命进入鄂豫皖,管政教,西进到川陕。长征后,抗敌战太行,初把民运办。‘七大’会上,为团结,奋把山头主义反,博众赞。”

评论区

发布